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龙族联盟

 找回密码
 自荐注册
空闲广告位出租 广告位 Weelrich旅行箱 工厂直营店 微瑞奇旅行箱 工厂直营店 淘宝女装
小苗家的杂货铺
论坛管理总则 原创资源奖励办法 会员等级规则 及 论坛积分介绍 特殊用户组暂行管理办法 论坛精华帖管理规定
官方QQ群账号 获取邀请码的教程 友情链接申请专贴 会员生日记录专贴 会员注册方案调整说明
搜索
查看: 45|回复: 0

[转载] 【美文转载】我的外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1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公今年已过古稀,“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仍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黄牛般勤劳。我和父母、小姨都对他老说:“在家休息吧,这些活我们能干,不用您干。”他每次都是笑笑地回答:“没事的,没事的,趁着还能动的时候,就干点事。”每次听到他这样回,都让我心里酸酸的,回想他这大半辈子,命运坎坷,然而他都是勇敢面对。
  
  听村里期颐之年的白胡子老爷爷讲,外公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三岁时,外曾祖父就去世了,外曾祖母没改嫁,母子俩相依为命,每天过着衣食简陋的生活。
  
  由于外曾祖父去世太早,外曾祖母跟外公处处寄人篱下,处处受到别人的欺视。外曾祖母是在民国时期出生的,因家境贫寒,没有入过学堂门,没有什么作为,只有天天埋头苦干,靠着门前的两棵柚子树供外公上学。外公忠厚老实,在学校处处受到别的同学的欺负。
  
  当外公去上厕所时,别的同学,把他写字的铅笔扭断,扯了他的书,提书上学的麻袋用小刀割烂。有时吃饭,有的同学直接往外公的饭盒里撒沙子,常说外公是一个没爹的孩子,而外公从来就不敢反抗,每每听同学说自己是一个没爹的孩子时,外公总是哭着说:“我有爹,我有爹,我娘说爹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去学本领去了,等他学熟本领后,他就会回来的,他就会回来的!”每当这时,只有一个平时调皮捣蛋的同学有片同情心,会安慰外公,这位调皮捣蛋的同学就是我的爷爷。后来爷爷凭借着自己的一身蛮力,当了学生中老大,处处护着外公,外公才慢慢没受欺负。外公的成绩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受到许多老师的关注,认为外公将来肯定有大作为。
  
  “天有不测风云。”当外公读六年级时,突然患了严重风湿,上不了学。考试时,骨瘦如柴且带有一点小残疾的外曾祖母背着外公,一瘸一拐地去考试。还未进校门,许多同学就在嘲笑外公与外曾祖母,看到外公一副体弱多病的样子,笑他肯定考不了。因六年级一年没上学,外公虽然考起了一个较好的学校,但外曾祖母跟外公都不知道,后来给校长的儿子顶替了去。外公知道后,气急败坏,深恶痛绝!那时正“大跃进”,由于外曾祖母的腿带有小残疾,一个人养活不了外公,在处处受人歧视的情况下,外公便辍学了。在生产队里做事,外曾祖母跟外公仍然处处受人的欺压。母子俩每天做的事比别人多几倍,然而吃什么都比别人少。每当有重力活时,生产队长就迫使外公去做。
  
  有一天早晨,八点钟了,外公还未起床,外曾祖母,叫了很多声外公,外公都没有应,外曾祖母推开外公的房门,到床前叫外公,外公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外曾祖母急忙摸了一下外公的头,吃惊地发现外公已经发烧了,急忙拿着脸帕到厨房里用冷水浸湿,然后把它拧得半干,放在外公额头上。这时生产队快要开工了,外曾祖把半碗红薯干饭放到了外公床前的柜子上,对外公说:“我到生产队里去干活去了,给你向队长请个假,你今天就不要去干活了,稍微好点时,就把红薯干饭吃了。”说完便扛着锄头匆匆忙忙地奔向生产队的地里。
  
  此时的生产队已经开工了,虽然外曾祖母走得匆忙,但也没有赶到开工的时间,队长看到外曾祖母没来,咧咧地骂道:“这个寡妇,这么迟都没来,难道去相亲去了!”骂完,见外曾祖母从远处匆匆而来,又骂道:“你还不快点死过来,今天事多,还在那里姗姗地走,信不信我扣你的工分!”外曾祖母听了,气喘吁吁地走到队长的面前,喘了着大气,说道:“我儿子发烧了,今天不能来队里做事了,我替他向你请个假。”队长听了,顿时皱起眉头,沉着脸说道:“那哪儿行啊!我发高烧的时候都来生产队里干活,而且今天事多,有件重活,我还等着他来干呢!”“队长,别说让他来干重活,就是锄草,他今天也干不了。”外曾祖母说道。
  
  队长听了,顿时勃然大怒道:“我不管,我不管,今天队里有很多牛粪要担到地里来,除非你家死了人,不然都要给我来干活!”
  
  外曾祖母被队长的话吓得不敢作声,队长把手中的农具一扔,气汹汹地往外公家里走去。边走边骂道:“这个兔崽子,才来生产队做几天事,就想装病偷懒,看我今天不整死你……”
  
  推开大门,走进外公的房间,大声说道:“还在这里睡睡睡!快点起床干活了啊!不然这个月就不给你家发粮食,让你跟你老娘去讨乞!”外公听了,咬紧牙根从床上抓起来,向队长问道:“我娘不是说今天给我请一天的假吗?”“请什么假,请什么假!发一点烧也要请假啊,不批!”队长瞪起豹眼大怒道。“你半个小时后就给我挑担粪箕到队里的牛栏里担牛粪,今天总共要担十二担,每担一百一十斤左右,要是不担或担不完的话,不仅今天你跟你老娘的工分没有,而且月底不给你家发粮食!”队长再次怒道。说完便气汹汹地走了。
  
  半个小时快到了,外公咬着牙,担着一担足足有一百二十斤的粪,一瘸一拐地向生产队的地里走去,队长见了,指着外曾祖母说:“你说他连锄草的活都干不了,现在他担的这担粪少说也有一百一十斤,你就是想让你的儿子今天吃一天的白饭!让别人的儿子多干一天的活!”外曾祖母听了,无奈地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外曾祖母看着外公担着非常吃力,且已经连续担了三担了,眼泪簌簌而下,心疼地对队长说道:“队长,你不要让他再担了,你不要让他再担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又有病在身。”队长听了大怒道:“不担也行,等着下月初去讨乞!”
  
  外公听了,咬着牙说道:“娘,我能行的,我能行的,只要不让你去讨乞我做什么都行。”
  
  外曾祖母听了,更是潸然泪下。外公担了大半天后,终于担够了十二担粪到地里,且每担都不低于一百一十五斤。外曾祖母边哭边把累得精疲力竭,又一直发着烧的外公扶回家里。外公瘫倒在床上,再也无力动弹,昏昏沉沉睡着了。外曾祖母给外公的额头上放了几块湿脸帕,以起到暂时降温的作用。
  
  外曾祖母拿着碗到生产队的食堂里给外公弄饭。队长却说她和外公今天做事都拖拖拉拉,没有饭吃。无奈的外曾祖母只有抱着空碗回家。在家里左思右想坐了一会儿,听见外公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个不停,便偷偷地到队里,给生病的外公弄吃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后来队里的人知道了这件事,便拆了外曾祖父留给外曾祖母和外公的房子,把外公母子赶出了村,无奈的母子俩到了离村有十余里的深山老林里的一间断壁残垣的破房里住了下来,天天吃着野菜过日子。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外曾祖母跟外公趁机回了村里,在原地址搭建起了一间茅草房。这时的生产队队长良心发现,给了外公和外曾祖母一亩三分地。那时没有种子播种,外公打了半个月的柴,才买到了一点种子种下。收割后送了一半给队长做回报,外公跟外曾祖母粮食不够吃的时候,就把糠做着粑吃了。
  
  文革时期,穷得叮当响的外公遇见了外婆,外婆是一个富裕家的女儿,要求却不高。外婆问外公:“家里富裕不?”外公结结巴巴地说:“富裕。”外婆就这样嫁给了外公。后来才知道,连结婚时用的被子都是借到邻居家的。
  
  外公舍不得让外婆多受一点罪,就翻山越岭到百里之外的荒无人烟的地方,砍野生的竹子卖,一天吃一顿饭,饿了就喝山水来充饥。后来外婆生了舅舅和母亲,还有小姨,压力变得越来越巨大,外公为了节约时间,就把被子搬到了黑灯瞎火的深山老林里,每晚在深山里过夜。吃得十分的少,有时一星期没有一点油吃,没有野菜采的时候,就直接用一点盐水伴饭吃。
  
  日子在细长的绳上扭着,一天天挨过,母亲兄妹几人也逐渐长大。外公送了舅舅上大学,母亲嫁给了父亲,舅舅由于种种原因患了神经病,外公带着舅舅四处寻医,一寻就是十多年。我也长大了,常在外公的身边,他对舅舅的好,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人人都说,孩子是很少得到父亲的关爱。然而,外公对舅舅却是关爱有加,寸步不离地照顾舅舅,始终没有放弃对他的治疗。尽管如此,还是没能治好舅舅的病,更没能留住舅舅的生命。
  
  舅舅走后,外公痛不欲生,但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力了。他和外婆把所有的精力全部转向了我家跟小姨家,因为儿子没了,家庭又贫穷,外公外婆同样常遭受别人的欺凌,稍有点没让人满意的地方,村长就断外公外婆的电。
  
  记得去年春耕的一天,天刚蒙蒙亮,外公就起床了,扛着锄头到田里去弄水。没料,到达田埂时,发现田里没有一点水,只听见咚咚的水声,仔细看时,一沟的水全流到了村长的田里,外公看了,想到昨天深夜明明自己从大老远的水坝弄来的水呀,怎么到了他家的田里,想了想,脸色并没有变,用锄头分了一小半的水到田里,然后到田里插秧了。
  
  半个小时的样子,村长扛着锄头,哼着一支歌而来,看见一小部分的水进了外公的田里,二话没说,从肩上取下锄头,挖了一锄泥巴,把外公田里进水的口子给堵住了。外公看了有点气愤地说:“你不要把我家田里的水口子堵住了啊,放一点水进来,我家今天中午要种田,没有水是无法种的啊。”村长听了,像吃了火药似的说道:“我家也要种田,让我家田里先弄满水再说!”外公听了,说道:“你家田里的水都已经差不多了,哪怕弄一点水进我家的田里也行。”“我还是那句话,先弄满我家田里再说!”村长瞪着外公说道。外公便没有再说什么了。没多久,家家户户到沟里分水,一天下来,外公的田里仍然干巴巴的,无法栽种。
  
  晚上,外公拖着疲惫之躯回到家里,家里黑乎乎的,外婆说家里没电,可邻居家有电,外公以为家里的电度表或电线出问题了,打着手电四处查看,没有发现问题,便明白了是村长又断了家里的电,外公没说什么,可外婆也知道了,外婆在嘀咕,外公叮嘱外婆第二天父亲跟姨父来种田,千万不要告诉他们了,外婆听了,说道:“老头啊,你呀你,就是什么都让着别人,你不知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嘛。”外公听了,说道:“人那,一辈子都快乐,相聚在这个村子里也是一种缘分,让着别人其实也是一种快乐。”
  
  翌日,父亲和姨父来帮外公种田,姨父用手机去充电,发现没有电,问外公,外公撒谎道:“刚才都还有电的呀,可能停电了吧。”姨父放好手机,跟父亲与外公向田里走去,父亲发现田里很少的水,于是把沟里的水分了一点去,在种田的时候,听见很多人都在议论昨天晚上村长又断外公的电的事。父亲与姨父也明白了,很生气地问外公,外公结结巴巴地说“没有”。父亲和姨父更加听出来外公又在撒谎,从田里上来,父亲打电话叫上了别村里几个相好的同学,气汹汹地走到村长的家里,姨父紧紧地抓住村长的衣襟,一场架正当要开始,外公气喘吁吁地跑来,把姨父与父亲都拉回了家。又说起他那句常说的话:“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回想起外公的人生,我不禁泪满衣襟,在心里佩服外公在艰难岁月中顽强的生活毅力,还有这“肚里能撑船”的大度。愿外公身体健康,福寿无疆。
  
  文/云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自荐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龙族联盟 ( 沪ICP备16045431号  

GMT+8, 2017-6-27 20:01 , Processed in 1.093750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